10月21日早上7点过,岳池县家兴果蔬超市老板李彪在该县镇龙乡包锣田村自家绿色有机蔬菜基地里同10多个工人将上百斤新鲜蔬菜采摘回来,并用井水清洗干净。这些蔬菜除供应自家超市外,还将直接配送到消费者家门口。

  配货、称重、装车,半个小时后,李彪驾驶着装满新鲜蔬菜的三轮车驶往岳池城区几家社区门口及两家机关单位食堂。上午9点,他完成了配送工作。

  有时,我们还会顺道给顾客捎带些超市里的米面粮油。李彪告诉记者,由于减少了中间环节,生态蔬菜只比普通蔬菜价格高三分之一左右,半年多来,接受这种直销模式的顾客逐渐增多,会员有30户左右,我准备扩大有机蔬菜种植面积,瞄准广安区市场。

生态蔬菜只比普通蔬青菜价格格高肆分之三左右。  从田间到餐桌的这种蔬菜直销模式只是我市扩大蔬菜销路的一种创新探索。随着全市蔬菜规模的不断扩大,蔬菜销售也成为大家颇为关注的问题。连日来,记者对我市如何破解蔬菜产销困局进行了探访。

  基地+集团搭建双赢直通车

  10月24日凌晨5点,一车车重达20吨的新鲜蔬菜从广安布衣农业有限公司蔬菜物流配送中心,发往广安区悦来镇、龙台镇等乡镇30所中小学校食堂。就在7个小时前,这些蔬菜已过两道分拣程序且通过农残检测关,成为合格蔬菜。

  为拓展销路,我们实行农校对接,公司与广安区、前锋区60所左右的中小学校签订了营养餐蔬菜配送合同。该公司执行董事黄波告诉记者,为让学生吃到放心蔬菜,该公司还为条件较差的学校免费配置了保鲜库、冷冻库及空调,延长蔬菜保鲜期。

  谈到农校对接的益处,黄波称,这对企业及学校皆有利。企业能够根据学校所需实行订单生产,避免生产的盲目性,又能稳定蔬菜生产规模及价格,保障收益。而学校既能让学生吃上优质放心菜,又能降低流通成本,节省成本。

  我公司蔬菜最主要的销路就是集团订购。黄波告诉记者,除了各中小学校外,该公司还积极与企事业单位合作,拓展集团订购业务,这也带动了广安区彭家乡上百户菜农及5个蔬菜专业合作社增收,其次是蔬菜批发,还有部分蔬菜走农超对接模式。

  广安布衣农业公司建物流配送中心,走基地+集团定向式生产,只是我市不断探索蔬菜销售模式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除了蔬菜批发销售外,我市在农超对接农宅对接农企对接等一系列探索中,延伸出农校对接这种全新的模式,接出了新效益,实现了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种什么。

  错季+网络化解市场饱和尴尬

  10月18日,在广安惠民农机农艺专业合作社大棚蔬菜基地,碧叶葱茏的瓜架下,坠满了根根鲜绿翠嫩的苦瓜,工人们正提着菜篮子,忙着采摘、装筐、上车。

  这种苦瓜叫碧秀苦瓜,特别能结瓜,多的一株能结100多斤。管理到位的话,亩产能达1万多斤,比一般的苦瓜产量高60%。该合作社业主杨晓凌指着苦瓜告诉记者,碧秀苦瓜采用丝瓜藤嫁接苦瓜苗,抗逆性强、产量高,今年6月合作社采用错季栽培,比其他苦瓜晚栽3个月,它上市期长,从7月到11月中下旬,历时5个月,错季销售,比市场批发价高出一倍,高达3元/斤。

  杨晓凌认为普通菜农销售难的症结在于销售时间及产销信息方面。因此,他一直注重技术创新,不断更新蔬菜品种,实行错峰销售,蔬菜供不应求,并尝到甜头。

  要解决产销信息不对称问题,就要积极触网,发布蔬菜信息。杨晓凌说,他借助多个电商平台,发布农产品信息,为蔬菜找婆家,从而找到更多客户,还有少量蔬菜实现网销。

  据了解,为更好调剂蔬菜丰产期与淡季,扭转旺季菜贱伤农,淡季菜源紧缺现象,我市引导菜农调整菜品结构,鼓励栽培早春菜及精品菜,创新技术,实现错峰销售,同时,引导企业建立冷藏仓库,延长蔬菜保鲜期,避开市场饱和期,此外,鼓励蔬菜触网销售,发布蔬菜生产信息以扩大销路。

  品牌+加工给蔬菜上道保险

  现在政府搭台,让企业抱团发展,扩大品牌效益,大大提升了我们企业的知名度。岳池三安农业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理事长周文利坦言,该联合社走品牌战略之路,除自身打造的多个品牌外,还积极加入邓小平故里华蓥山优质农产品公用品牌,现在搭上政府顺风车,我们走出去的机会多了,也省下许多宣传推介费。

  在周文利看来,蔬菜种植的区域性和季节性要求很强,单做蔬菜鲜销利薄且风险大。2013年,该联合社为拓宽销售渠道,建泡菜加工厂、冷藏库,推行礼盒蔬菜,走蔬菜粗加工路子。在市场低迷时,以加工蔬菜为主,实行错峰销售,改写蔬菜贱卖命运;在市场行情好时,以蔬菜鲜销为主,这使得企业扭亏为盈。今年已接到1000多万元的泡菜订单,现在正投入数百万元逐步扩大泡菜加工厂规模,走精加工之路,提高泡菜口味,搞精品包装。

  我们着眼于蔬菜加工环节,以降低蔬菜鲜销风险。周文利告诉记者,今年底前,他们还将建好蔬菜风干房,做干咸菜,拓宽蔬菜销路,给蔬菜销售上道保险。

  据了解,我市在发展蔬菜加工行业方面,已做出了生产泡菜、豆瓣酱、蔬菜饼干等一些探索,这对解决蔬菜保鲜、销售具有重要意义。而解决蔬菜销售难题还需要走蔬菜规模化生产路子,通过合作社、龙头企业强强联合,实施蔬菜名牌战略,打破菜贱伤农怪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