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官网 1

由单纯城市化转向城乡融合发展

千龙网北京12月13日讯“白领上山务农、博士下乡种菜”日渐成为一种时尚。12月13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在首发的《城乡一体化蓝皮书:中国城乡一体化发展报告》中称,有社会学研究表明,一旦中产阶级成为一个社会的主要力量,就会导致“逆城市化”或者“去城市化”,形成人口向农村流动的趋势。

内容摘要:淡化城市和农村的准入边界,实现城市和农村的自由流动,尤其是人才的自由流动,才能实现城市返哺农村,而不是一味的城镇化向农村淡化城市和农村的准入边界,实现城市和农村的自由流动,尤其是人才的自由流动,才能实现城市返哺农村,而不是一味的城镇化向农村吸血。还有就是年轻人对于城市向往而无法融入,回农村不愿再像祖辈一样务农的问题,感觉很严重。这不是提供教育能够解决的,政府补贴12年义务教育,可是小学,初中辍学的孩子大有人在,这样的年轻人必然会面临城市融不入,务农不会做的身份认同问题,非常令人担忧。哎,还是多一些学生吧,能在自己家农村苦心钻研,不被外来老板骗,干出来的,那才叫人才。一味地输血没用非常同意。以前撒钱式扶贫会把人养懒了。信息、教育、交通、成乡交流的提高比捐款捐衣服有用得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改革开放40年,中国从一个8亿农民的国家,变成一个8亿城市人口的国家,城镇化率从18%提升到58%。

据该蓝皮书介绍,尤其中国将是世界中产人群最多的国家,大约有5亿多中产阶层,这个阶层带来大量的经济机会,其中就包括中小资本和中小企业向农村流动的需求。问题是,我国当前的政策体制制约了这种潜在的强大冲动—由于十多年来中央政府对“三农”工作的高度重视,以及由此带来“三农”问题本身的不断改善,中国农村的吸引力已经大幅回升。

以某种网络为基础,提出新的组织农民的方式,把分散农户团结起来,可以较为平等的保护农民的利益,有能够增强团体面对社会的议价权力。创立合作社,再做事,由政府监督或者做保,贷款。但是,可能真的有一少少部分,需要国家帮持一下,这种途径国家可以从社会福利常态化去做就好了,毕竟国家也有钱了,上层想着老百姓,想为老百姓干一些事。但是,还有很多好吃懒做的人,脱不掉千百年来的略根性,这些人,耗费再多物力财力也是浪费,相反有些人,再穷,也会通过自己的辛劳站起来的。扶贫扶到扶贫干部成了弱势群体也是一种悲哀啊,扶贫干部也是一家人啊,一直觉得宣扬加班精神和牺牲自我本来就是一种病态。

中国在创造高速经济增长奇迹的同时也创造了城镇化的奇迹。进入新时代,由上半场转向下半场的中国城镇化该何去何从?

尤其在很多大城市郊区和东南沿海发达地区,由于农村土地资源可能带来的红利,“非农业户口”转为“农业户口”,正如当年的“农业户口”转为“非农业户口”一样困难。其原因是一方面是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就业竞争激烈的“大城市病”,以及部分中产人群急于逃避城市病奔向乡村的强烈需求,一方面是广大农村普遍存在的人才和资金短缺问题—这两种本可相互弥补、互相支撑的需求,却因为户籍和土地制度的制约,难以实现有效对接。

现在的一些所谓慈善或扶贫完全是本末倒置,使得一些年轻力壮投机取巧的人都好逸恶劳,处处等待接济施舍,好像别人都欠他们一样。扶贫本应是雪中送炭,绝不应纵容人的懒惰贪欲甚至养懒汉痞子!!慈善是对弱者才是真慈悲,对懒汉痞子慈悲是对勤劳的侮辱,是鼓励懒惰鼓励不劳而获,对勤劳实干的人是极度不公平的。国家的政策是引导GDP考核重点到扶贫环保工作,把卖地为坑百姓转变为服务百姓,而有些中层政治觉悟低,一样的卖地坑人,下指标给基层,结果是GDP也没上去,百姓也没服务到位,那么大领导按理说不会领会不到这一点吧,政绩观的引导才是重点,可能叫不醒装睡的人吧!

这个阶段主要的特征就是由单纯的城市化转变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在6月2日召开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8年会上抛出这一观点。

针对城乡一体化发展过程中的土地制度、户籍制度和新农村建设问题,中国社科院当代城乡发展规划院付崇兰院长、张朝伟副院长共同撰文提出,在加快土地户籍制度改革、方便农民进城并确保农民市民化的同时,也应该积极引导和鼓励“逆城市化”风尚。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提出可以考虑放开农村户口,开放“非转农”,鼓励市民下乡,促进城乡之间资本要素的自由流动,吸引城市人才和资金建设美丽乡村。

钱穆先生说:乡里人终需走进都市,城市人终需回归乡村。

该蓝皮书副主编张朝伟指出,随着三中全会关于加快户籍和土地制度改革决定的出台,我国通过实行统一的、城乡无差别的户籍管理登记制度,促进人才在城乡和区域之间自由流动,建立健全“土地流转”制度,在维护农民利益基础上,促进土地资源的有效流动与开发,不仅能为进城农民和城镇化建设提供资金,更将最大限度发挥产业化、市场化机制的激励作用,促进社会资金和人才向乡村实现充分流动,借助市场的力量,刺激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活力。

中国人的根在乡村。只有实现城市和农村的共同提升,才能完成中华民族进入城镇化的新时代。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说。

他表示,农村是我们提升城镇化品质非常重要的保障。不能简单地把农村人口都转移到城市,而是要把城市治理好,把农村振兴起来。

不过,这并不容易。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坦言,实现城乡协同、乡村振兴的制度性障碍亟待变革。

他认为,现在主要有户籍制度、土地制度、等级制度三个制度性障碍。如果这些制度性障碍不解除的话,乡村振兴可能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而已。

必发365官网,回顾过去40年,之所以中国的城镇化发展如此之快,在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会长晋保平看来,主要是因为政府和市场双重力量大大地推动资源向城市流动,这种资源包括资本、人才、土地等很多方面。

那么,在今后城镇化发展的过程中,如何更多地考虑乡村振兴呢?他认为,应该由政府主导,调整和控制资源进一步向城市快速流动的同时,尽可能向农村流动。

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持乡村发展,乡村振兴可能就是一句空话。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志云直言。

很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古村落保护。村落的衰败在于外界的资源进不去。晋保平说,宅基地产权不明确、户籍问题等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社会资源向农村倾斜,人才进不去,资本进不去,包括其他社会资源进去也很困难。

为此,他呼吁,为了进一步推动新型城镇化,妥善解决城市与农村融合发展问题,更好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应该认真研究如何能够把资源通过行之有效的手段向农村倾斜。

其实,未来还是可期的。城乡要素双向流动将成为一种新趋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善同表示,未来我国的城乡一体化是一种双向城乡一体化。

她在研究中发现,近年来,人口由农村往城里迁移出现了速度减缓的趋势。2001-2002年我国外出农民工数量平均每年增加1311万,2003-2012年平均每年增加587万,2013-2015年平均每年增加183万。与此同时,我国资本下乡、技术下乡、人才下乡的速度在加快。

实现城乡融合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表示,我们要赋予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新时代内涵。

他指出,跨越中等收入阶段的关键一跃,必须实现农业生产方式现代化,这就需要扩大土地经营规模,提高劳动生产率。

另一方面,农民工尚未成为市民,基本公共服务享受不到位,劳动力供给不稳定,关键是户籍制度改革。

城镇化的前半段,中国人以勤劳的劳动力推进,吴志强称之为体力城镇化;而后半段应该由智慧创造力来推进,他把它称为智力城镇化。勤劳和智慧的中国人民,将完成5000年历史上最伟大的历史变革。吴志强对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之路充满信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