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在武平县东留乡黄坊村一处芙蓉李果园里,种植大户黄福明正带领几名工人对一批老果树进行改造,砍下树龄超过20年的老树,补种上约1米高的新果苗。


贵籽开始转红,全国最大的富贵籽产区即将迎来销售旺季。从2000年前后开始发展富贵籽生产,到如今全国90%以上的富贵籽产于武平,富贵籽早已成为武平的一张花卉“名片”。
日前,记者在武平采访时了解到,由于政府大力扶持和产业自身发展,武平的富贵籽产业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当地政府大力支持 “
据了解,武平富贵籽生产主要集中在东留镇,总面积近3000亩,年产量在260万株左右。现在从事富贵籽生产的农户约有430户,大部分生产者基地规模在10亩以上,部分散户面积为3亩至5亩,一些规模较大的生产者面积在30亩以上。在东留镇黄坊村靠近公路的两侧,所有带遮阴网的大棚都是富贵籽生产大棚,盛金花场、黄坊花场等数十个富贵籽生产基地延公路排开。

“武平是富贵籽主产区,目前正准备申报‘中国富贵籽之乡’,做地标性区域特色产品。”武平县花卉管理办公室主任刘梓富介绍说。作为武平的“拳头”产品,政府给予富贵籽大力支持,经过2009年至2011年第一轮基地改造,600亩钢架连栋温室提升了整体设施水平,2013年开始的第二轮基地改造又惠及220亩富贵籽生产基地。在富贵籽产业发展初期,生产都是农户自发组织,设施简陋,以竹、木架构塑料大棚为主,改进设施使得生产者对光、温度、湿度的控制能力加强,对提升产品品质有很大帮助,也擦亮了武平富贵籽的金字招牌。

近年来,为了更好地发展富贵籽产业,政府将东留镇规划为富贵籽生产区,加大技术扶持,与福建农林大学、福建省农业科学院等加强合作和联系,摸索富贵籽品种驯化、无土栽培技术,为农户提供技术服务。

刘梓富介绍说,现在武平富贵籽享受来自省、市、县的三级补贴,其中“福建省现代农业生产项目”补贴一轮3年,主要针对设施提升,“龙岩市现代花卉苗木生产发展项目”每年下拨1000万元,武平县财政每年拿出200万元,共同扶持花卉苗木产业。
产业发展势头良好 “
除了依靠政府扶植外,武平富贵籽产业本身也在不断进步。从2012年开始,武平直通广州的货运物流兴起,花卉运输不像以往要农户自己包车或几户拼车发货。“现在物流运输太方便了,有人上门收货,几箱货也包运。”富贵籽种植大户罗盛金在广州设点销售,从9月就陆续将少量产品放到市场销售,便捷的物流帮了大忙。现在富贵籽销售以广州市场为大本营,北京也是重点市场之一。

记者看到,盛金花场、年年红花卉发展有限公司内都设立了品种试验区、种质资源圃,富贵籽也打破传统“埋头种花”的状况,向科学选育迈进。现在,武平收集了全国13种富贵籽原种进行对比栽培试验和品种驯化,挑选最适合武平地区气候的品种。

产品销售还得看市场需求,面对家庭消费市场,武平富贵籽也在重新选择品种。“传统品种适合大株组盆,不适合家庭消费需要,所以选育品种要矮化、丰满,现在最看好两个品种,一个是‘红背青叶富贵籽’,叶片中反面都是红色,观赏性更好,出圃单价较普通品种高出近10元;还有一个是‘团圆富贵籽’,植株矮生、分枝多,果实个大、红亮、聚拢,单株观赏效果特别好,但目前籽播繁殖方面的技术难题还有待解决。”罗胜金说。

对于富贵籽发展,武平有自己的定位。“生产不一定要什么都有,但一定要有‘专’的东西,武平就以观果产品为拳头,主打富贵籽,杂交、选育适合家庭消费市场的矮生品种,还可以发展北美冬青等观果产品。”龙岩市花卉管理办公室主任廖柏林认为,有“专”有“特”,才是产业出路。
罗盛金非常看好‘团圆富贵籽’ ;&&

7月12日,记者来到地处闽赣交界的武平县东留镇黄坊村。只见村支部委员黄福明家的标准钢架花卉大棚里,一株株“富贵籽”绿意盎然。黄福明说,他家种了20亩花卉。为了带动大家共同脱贫,支部还牵头成立花卉协会,把村里一批年轻人培养成种花能手,同时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设立销售网点。黄坊村支书黄如联说,2010年,全村生产总值仅307万元,村集体收入不到5000元,村民人均纯收入仅5100元。到了去年,全村生产总值达到2845万元,村集体收入超过11.5万元,村民年均收入13560元。据介绍,“富贵籽”原是当地的野生花卉。
前些年,当地村民罗盛金在山上干活时发现,这种花卉结的果实红彤彤,又漂亮又喜气,于是尝试将其培育成盆栽花卉,上市后一直供不应求。东留镇党委政府因势利导,把发展“富贵籽”种植作为增加农民收入的重要途径,科学制定产业发展规划,出台扶持优惠政策,积极引导当地农民种植“富贵籽”。2011年,龙岩市、武平县与闽西职业技术学院联手,把黄坊村确定为联合挂钩帮助扶贫开发整村推进示范村,为贫困户提供技术培训、花苗供应、产品销售等一条龙服务。目前,黄坊村已种植“富贵籽”800多亩,花卉业成为村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黄坊村七组的谢涌波原来是贫困户,在当地一家工厂烧锅炉维持生计。2009年,他开始种植“富贵籽”,当时用的是简易竹架棚,遇大风常被吹倒。2012年,他想把4亩竹架棚换成标准钢架大棚,但缺乏资金。
挂钩黄坊村的镇人大主席周玉光得知情况后,主动帮他争取了9万元贴息贷款。这几年,谢涌波的种植面积不断扩大,如今已达6.5亩,去年收入6.5万元。去年,黄坊村还被列入县美丽乡村建设示范点,村党支部积极争取上级资金近300万元,实施河道清淤工程,建设防洪堤、农民休闲公园。记者在占地面积约60亩的公园行走,犹如走在一个繁花似锦的花果园。村主任黄国华说,再过几天,果园的芙蓉李、油柰就成熟了,到时欢迎再来!
原标题:福建武平野生花卉“富贵籽”结致富果

现年45岁的黄福明是土生土长的黄坊村人,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初中毕业后,与大多数农村青年纷纷外出务工不同,黄福明选择留在家中务农。当时的黄坊村,农业产业结构单一,村民基本靠种植水稻为生,守着家乡的肥田沃土,却怎么也富不起来,年轻的黄福明也一直苦于未找到发家致富的好路子。有次圩天赶集,黄福明发现水果摊前一种肉色深红、表皮带白的李子很好卖,想起家中还有不少荒坡地,就萌生了自己种植的想法,在家人的帮助下,他凑足了200多元钱,托一位远房亲戚从永泰县购回350株李树苗。黄福明把树苗种在自家6亩多荒坡地上,几乎每天守在果园里,除草、修枝、喷水、施肥、防虫,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几年,原先幼小的李苗都长成了绿树成荫、郁郁葱葱的李子林,到1992年的时候,黄福明最初的350棵李子树进入了丰产阶段,结出的李子体型大、果子圆、味道好,仅在那一年,他就卖了1万多元,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尝到甜头的黄福明,把水果种植面积一年一年扩大,并且还涉足水果育苗和富贵籽花卉产业,均大获成功,到去年底,他的芙蓉李、油桃、早熟梨等水果种植面积已超过90亩,水果育苗基地10亩,富贵籽花卉种植面积40多亩,年收入近百万元,成为黄坊村致富状元。

随同采访的黄坊村党支部书记黄如联说:“黄福明让人佩服的地方,就是他种什么成什么,这些年他种果树、种西瓜、种花卉都很成功,成为不折不扣的土专家,这和他平时善于学习和钻研是分不开的。”黄福明介说,刚开始种果树时,也遇到过不少技术问题,他就把乡农技站和县经作站的专家请到自家果园里为果树把脉,县里乡里每次举办各类农技培训班,他都报名参加。同时,他还购买了不少特色种养方面的书籍,边学理论边实践,慢慢积累了经验。“比如我的水果育苗技术,就是从书上学来的,我自己选育的芙蓉李结的果比我原来引进的永泰李结的果更大、更多。黄福明有些自豪地说。

黄福明的成功,带动了黄坊及附近村庄一大批农民,他们纷纷跟随黄福明种起了水果和花卉。黄如联给笔者一组数据,目前,仅黄坊村,水果种植面积就超过2000亩,富贵籽花卉种植面积达到600亩,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黄福明带动起来的,特别是芙蓉李,东留全乡90%以上的种苗是黄福明培育和提供的。对其他农户技术上的帮助请求,黄福明有求必应,从不“留一手”,他还经常主动地上门为其他果农提供技术服务,以致于他的哥哥还说他有些“傻”,提醒他要防着别人竞争。但黄福明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客户采购农产品往往是看整个产地的品质,只有大家种好了,才会得到客户长久的认可。“技术管理很重要,比如芙蓉李,管理好的批发价一斤3元钱,管理差的一斤不到1元钱。只有大家都种好了,整个产地才会有好名声。这些年广东广州、梅州等地的不少客商认准了我们东留的水果,年年都来收购。”黄福明说。

近年来,黄福明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不仅入了党,当上了村党支部委员,还担任了村里的文统,他更加忙碌了。作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和一名党员干部,黄福明还承担了帮扶其他村民的“重任”,不少村民在他的帮助下过上了好日子。如黄坊村8组的村民谢涌波和朱道荣夫妻双方都没有什么技术专长,两个子女又都在上学,家庭一直比较困难,朱道荣有时还在黄福明的水果和花卉基地打短工,黄福明不仅在技术上手把手地教他们,并免费向他们提供了一批芙蓉李树苗,还借了一部分钱给他们搭建了8亩钢架大棚,去年他们纯收入超过了6万多元,夫妻俩对黄福明很是感激。面对他人的赞誉,黄福明很谦虚:“这些是举手之劳,是我作为一名党员本来就应该做的!”

相关文章